为何大满贯女单冠军频频与教练分手? 不同阶段需不同教练引领

小编:为何大满贯女单冠军频频与教练分手? 不同阶段需不同教练引领

哈勒普、科贝尔、大坂直美,这三位姑娘有何共同点?她们是过去四大满贯的女单冠军,而且,她们也都获得了劳伦斯世界体育奖的提名——该奖项就将于2月18日在摩纳哥揭晓。

而且,简直了,她们也都已和引领她们走上大满贯冠军领奖台的功勋教练分手。

哈勒普与教练卡希尔

和女孩子闹分手,大多会搞得比较难看。这三段分手中,也只有哈勒普与达伦·卡希尔的离别谈得上友好和谐。纯粹出于家庭原因,卡希尔去年底宣布暂别教练岗位,无法继续陪伴哈勒普。但看得出两人感情很好,卡希尔虽然澳网赛无法坐进哈勒普的球员包厢,但因为担任解说工作而来到墨尔本的他,仍在训练场给予哈勒普指点。就在几天前,哈勒普宣布聘请戈芬前任教练Thierry Van Cleemput作为新教练人选。

陪伴哈勒普经历了数次大满贯失意时刻的卡希尔,终于在去年罗兰·加洛斯辅佐弟子成为大满贯冠军,三年多的合作也算功德圆满。分手声明也由卡希尔率先在社交媒体发出,算是给了教练以极大尊重。

要这么说的话,费赛特同样劳苦功高。在一个令人失望的2017赛季后,科贝尔正是在费赛特的率领下赢下尊贵的温网桂冠。但去年10月,科贝尔宣布与费赛特分手,且立即执行;此时正是重要赛事WTA年终总决赛开打五天之前,看得出科贝尔真是一刻也不愿等待。

两人仅仅维持了一年的合作就此戛然而止,而根据科贝尔发布的声明,分手是“基于两人对未来合作的不同意见所必须的行动。”费赛特还曾执导过克里斯特尔斯、阿扎伦卡、哈勒普、利斯基与孔塔,这位大牌教练当然不愁下一份合同,如今已和阿扎伦卡重新携手。

但不得不说,大坂直美将分手这件事,处理到了一个新的高度——在赢得连续第二个大满贯冠军并顺势登顶世界第一的仅仅两周之后,她就宣布与萨沙·巴金结束合作。

而且,只是通过推特上仅仅两行字的声明哦!“大家好,我将不再与萨沙合作。我感谢他的工作并祝他未来好运。”你可以说这份声明有礼有节,但也可以说公事公办,甚至缺乏温度。

大坂直美与教练巴金

没有人知道分手的内情,但回想起来,还是能看出很多蛛丝马迹。澳网夺冠后大阪曾在Instagram发表了一条篇幅很长的感谢,对巴金只提到了一句,“感谢你澳网期间陪我练球。”嗯?这是直接将巴金从教练降职到了陪练的角色么,而且还暗指了对方曾担任小威多年陪练的过往。澳网夺冠后的采访中,大坂直美直言赛前“没和他谈什么”,当时就让人吃惊不小。而根据全程紧跟大坂直美的日本媒体爆料,大坂澳网期间的几场训练中,巴金根本就不在场,决赛前两人也只是对拉了10分钟球就草草结束。

职业网坛的教练职位,原本就是高风险行业。教练和球员之间的角色分配,天然就存在着非常拧巴的成份——表面看,教练是球员的指挥者;实质上,球员却又是教练的雇主。教练不仅要有能力不断带给球员新的提升,而且球场外还要能融洽相处;毕竟很多球员都说过,和教练在一起的时间比见父母都多,所以私人关系也很关键。与不少和教练处成了哥们儿,或是如父如子关系的男球员不同,要想当好女球员的教练,雷区与红线真的太多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沃兹尼亚奇本月在解释他的教练人选选择时表示,“相互信任是最重要的因素,我要知道你了解我的需求,并为我做足了功课。我的父亲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了解我,我非常幸运。”曾有不少人指出,长期由父亲执教正是沃兹迟迟无法大满贯突破的主因;但她这番话,听着其实也很有道理。

教练终究是一个隐身幕后的角色,如果抢了球员的戏份,其实也挺危险。美国《体育画报》名家维特姆在专栏文章中指出一个有趣的细节,WTA目前正在力推教练,澳网赛甚至为一些教练召开新闻发布会。此举虽然受到媒体的普遍欢迎,但球员很可能心里犯嘀咕——不仅功高震主,而且说得太多也容易泄露一些不应为外人道的团队秘密。

有不少球迷认为大坂直美成名后“飘了”,但种种迹象表明,她和教练关系交恶,应该已有了一段时间,两人也已在社交媒体相互“果取关”。大坂本周迪拜站复出,在失去了13个月将她从第72位一手提至世界第一的教练之后,她的走向以及教练的继任者都令人关注。

费德勒温网教练朗德格伦

当前网址:http://zgcwq.net/linggan/78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